不贪价高只求缘分

日期:2020-07-29 04:06:44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文革”中期,旧货市场充斥着大量的抄家物资,不少就是红木家具。父母早想买个合适的书桌给孩子们做作业用,有一次上街在旧货店看到一张成色不错的红木写字台,标价100元。回家和同住的外公商量,不料却遭到一顿抢白:“人家都被抄家卖出来,你们还有心思去买回来!”后来我们弟兄几个常争抢心仪的看书位置时,母亲不免表露出遗憾。外公看在眼里悔在心里。有一天,外公喜滋滋地回来和外婆商量,随即就一起出门了。

当天晚上,我回到房间,只见靠窗摆放了一张红木的大书桌,像敞开胸怀在迎接它的新主人。我欣喜地坐在书桌前,贪婪地抚摸着平整的桌面,又不断地拉开两旁的抽屉,全然没注意外公已悄悄在我身后:“送给你,喜欢吧?”“嗯!”我不住地点头,“多少钱?”妈在旁边问。外公说:“150元,据说还是一家兄弟为闹分家才卖的,不肯便宜。”妈说:“又贵了,红木的家具就是随行就市,快谢谢外公呀。”

几年前,我请红木修理商给书桌整修一番。那修理工看后说:“整修价很贵,还不如高价卖给我,你可以再买套简单的新家具。”我知道他在忽悠我,拒绝了。

搬了新居后,不少人劝我:趁红木卖得出价,换个时尚的岂不更好?我也知道如今这写字台早已溢价几十倍,但红木品质高贵,这书桌陪伴我遨游文海几十年,别说它有多大的升值,就是时常伴随的温馨记忆也令我难以释怀啊!(侯宝良∕文)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